能下载丝瓜视频

11 6月 2021 admin

“嗯!”鹤丹师呆愣木讷的点了一下头。

“跟你说过了,不要小瞧任何人,你办不到的事情,不一定别人也不行。”

“五级炼丹师就一定无法炼制出六转神丹?谁告诉你的?那般绝对!”

“在你的认识中……或许吧。”

鹤丹师无言以对,不知该说什么。

总之内心的震惊还未平复下来。

九颗!

七级炼丹师也不一定可以炼制回天丹九颗吧?

六级炼丹师成功率不到一半,七级炼丹师炼制回天丹最多也就九层把握。

九颗,不知他如何做到的。

看丹药的香气和触手温度,就是刚刚炼制出炉的。

这个做不了假!

你的青春

出乎预料,不可思议!

“恩人,我……”刘颖想要丹药,那可是哥哥的救命稻草啊。

又不高意思开口要。

所以有些磕磕巴巴,欲言又止。

白大少知道她想要说什么,轻轻一笑,拉起刘颖的手,将之放在手心之中。

“拿去吧,去救你哥哥。”东方白轻言道。

“谢谢恩人,谢谢!”刘颖感激不尽,作势又要跪下。

东方白一把扶住,不让其跪下。

“去吧!”

“好!”刘颖知道人命耽误不得,早一点服下,早一点摆脱病魔。

早一些恢复!

刘颖走出去之后,鹤丹师尴尬了,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

脑袋一片空白。

已然忘了这是他的地盘。

想走还不简单,直接回自己的卧室,关上门一个人谁也不见。

“走了。”东方白算是打了一声招呼。

“等一下。”鹤丹师喊住。

东方白停下来,又不知该说什么。

“那个……”

“有事说事。”

“你……你如何做到的。”鹤丹师的表情很有趣。

很难说那种神色。

与平时有很大区别。

可以想象一下,开始嘲讽,又被抓住要人家女孩身子,接着争吵,不可开交。

最后狠狠的打脸。

现在又求人问题,向人讨教,不难堪才怪了。

“无可奉告。”东方白说了一句,随之走了出去。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最多就是指教,哪里不对指出来,让其提高自己的炼丹术。

不好意思,东方白没时间。

本来到炼丹工会转转,谁知碰到这种事情,让东方白有了一定的反感。

经历过种种矛盾,傻子才会指点。

闲的啊!

至于自己的炼丹术,更是不传之秘,除非自己的儿子后代,要不就是徒弟,除此之外的人员想也不用想。

门都没有!

刘颖出去之后,将回天丹给哥哥服下,没用多久便有了好转。

本来奄奄一息的状态,呼吸变得匀称起来。

就在这时,东方白走了出来。

“恩公,谢谢你!”刘颖不知下了多少跪。

东方白于心不忍,不再让她下跪,“你哥哥应该没事了,回家吧。”

“恩公,你需要什么?小女子都可以去做,包括一切。”

这个一切代表了所有,同时表达了她的心意。

“不需要,本少就此离去了。”东方白说完便走。

头也不回!

“妹妹,把我扶起来。”车上的男子虚弱道。

“做什么?”

“哥要给恩公磕几个头。”

“好!”刘颖理解哥哥的做法。

虽然病情得到了解决,但还未好利索。

可那是恩人,救命恩人,今日一别,不知以后是否还有相见之日,再见的机会。

磕几个头理所应当。

哥哥站起困难,行动不便,也要给人家磕头。

毕竟萍水相逢,谁也不欠谁,谁也不认识谁,人家没有理由救你。

回天丹需要十块极品仙石,属于天文数字,人家分文不取,一文不要,包括把自己给他,人家也没有动摇。

没有东方白,哥哥必死无疑,没有活下来的希望。

两兄弟对着东方白离开的方法,正式磕了三个响头。

……

东方白在走了之后,直接去了一家客栈,随之居住了下来。

累了,歇歇吧!

明天再离开挪威城。

要了两个小菜,一壶小酒,自己一个人坐在房间中小酌几杯。

打开窗户,看着外面热闹的街道,有种别样的味道。

夜渐渐深了,人也都回家了,街道上变得静悄悄的。

东方白躺在床上睡觉,十分踏实。

烛光熄灭很久,却依旧有种浓浓的蜡烛气息。

前两日,白大少均在赤炼之地过夜,与两女好生快活,一夜一夜不睡觉。

大家伙都懂,待在时间长了,不如短暂的分开。

一天不见,便有那种感觉。

若是吃喝玩乐时时刻刻在一起,就会失去很多的激情。

此乃是必然的。

有女票的男人都懂,也能深刻体会到那种感觉。

对不对只有自己知道,甭狡辩。

突兀,东方白睁开了双眸,闪过一道冰冷寒光。

有人来了,并且包围了整个客栈,前前后后都有人。

不知是自己的仇家,还是来对付别人的。

白大少不确定!

若论仇家,东方白在仙界目前只有一个,那便是清河郡的郡守。

大公子之死!

还有前几日杀了两千兵马,以及五位金仙。

如果还是清河郡,此次应该加大了力度,来人更多,也许修为更强。

至于知否如想象的那般,等下便知分晓。

东方白意念一动,进入赤炼之地之中。

刚进入,只听客栈的门被踢开了,暴力非常。

清河郡的人一律黑衣,行动迅速。

店家在第一时间被控制,很是麻利。

有人出来查看情况,一看这么多人,又偷偷躲了回去。

心中胆怯,惶恐不安。

当然,客栈住的人不都是普通人,其中也掺杂着一些强者。

但人都不傻,不会无缘无故拉仇恨,除非沙比!

只要不惹到他们,是不会多管闲事的。

对方人也多,数千人。

客栈再大,也被挤满了,且外面围了好几层,密密麻麻的人,从窗户往外看去,一个挨着一人,是人头。

“诸位,今日我们来找一个人,有打扰的地方,还请海涵。”

“找完人,我们就离开,不会多加惹是生非。”

出门在外,谁也不想多树立敌人,说句客套话十分必要。

万一有鲁莽之人呢?又是修为境界高者!

有句话打不起来,没有极其有可能发生矛盾和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