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观众版app二维码下载

8 6月 2021 admin

联军后方,御林军偷偷摸了上来,前锋离联军还有几百米之时,迫击炮、掷弹筒,东风火箭,不要钱似的打了出去。

刚打完一轮,一阵嘹亮的冲锋号角吹响,李护拔出手铳朝天开了一枪,高声喊道:“御林军,杀!”

“杀啊!”

呐喊声排山倒海,三千御林军奋不顾身冲向联军阵地。

他们端着刺刀,睁着发红的眼睛,大呼“杀敌”,以万钧不当之势向联军兵冲去。

联军将兵们惊呆了,在他们的想象中,惠远城内有明国皇帝,他们说什么也要护着皇帝安,哪怕当乌龟也行,绝不会轻易出击的。

可是现在,他们居然出来了!而且是主动进攻!

莫非明国大军回援了?

大半夜的,视野有限,联军只知道明军主动进攻了,他们很自信,很嚣张,如虎狼一般杀气腾腾的杀过来,很可怕!

夜幕永远是进攻者的最好盟友,御林军在没死多少人的情况下,一下冲进联军阵地,展开肉搏。

一时间联军阵地上,到处都是喊杀声、惨叫声、刺刀间碰撞的乒乓声。

天已经黑透了,加之浓雾,面对面都看不清对方,经常是两个人贴得很近了,才大吼一声,跳开拼刺。

小姚的白色世界

联军人多,往往两人红着眼睛冲到一起,大砍一阵,才发现是自己人.

御林军的出现太过突然,如天兵降临,惶恐不安的情绪在联军中发酵。

这种未知的恐惧笼罩着每一个人的心头,就连主将沙鲁赫也一脸懵逼,还在动脑筋分析判断局势,试图拨开迷雾。

然而,下面的联军将士可等不起他的探索精神,数万大军被三千御林军冲杀的一触即溃,四散奔逃,上千人被杀。

戈洛文看到逃回来狼狈不堪的联军士兵时,脸色很难看。

几万人被几千人追着砍,还是大溃,这简直是军事生涯上的一大耻辱,还好阵前主将不是我!

为了更好的指挥掌控联军,戈洛文没有放过这次大好机会,沙鲁赫比批评了,戈洛文当着所有联军将官的面批评的,还小惩大诫了一番。

立好了威,戈洛文并没有急于再出兵进攻,通过这段时间的几次交战,他已经明白,眼前的明军不是牛羊,而是虎狼!

对付这样的敌人,硬拼只是下下策,且风险高,收益低,得采用谋略

打仗嘛,要靠脑子!硬刚是不行滴!

正在他踌躇之时,卖国贼吴六奇出场了,他向戈洛文建议,目前应避明军锋芒,不要来硬的,先来顿软的,必能不战而胜!

戈洛文大奇,何为软?莫非是送女人?

吴六奇摇头,在其耳边低语了一阵,连献三计:欲擒故纵,上屋抽梯,擒贼擒王。

他的计划是这样的:作战要抓住要害,直接打惠远城,但不能逼迫明军,如果明军无路可走,必然会反击!

当下联军要做的是,消耗明军的体力,瓦解它的斗志,待他们士气沮丧、溃不成军,再捕捉明国皇帝。

当然,期间联军还要做一件事,截断明军的粮道,再围城打援,利用惠远城引诱明军,然后截断明军援兵,将其围歼,这就是所谓的上屋抽梯

吴汉奸的计策,可以说是将联军人多势众、骑兵多的优势,发挥的淋漓尽致,也将明军兵寡、补给线过长的劣势盘展现了出来。

唯一麻烦的就是,要打长久之战。

听了此三策,戈洛文拍案叫绝,当场给吴六奇提了军阶,以褒其功,并承诺俘获明国皇帝后,在沙皇陛下面前为其请首功,赐帝国爵位。

首战大捷,明军营中人人兴高采烈。

朱慈烺却传下号令,只准杀猪宰羊,不许任何人饮酒,并派出部队,严加巡逻,防止联军偷袭。

军令如山,谁敢不遵,整个伊犁九卫防线,到处洋溢着胜利的喜悦,也到处都是警惕的眼睛。

在这千军万马之中,只有朱慈烺内心无法平静,他刚得到情报,朝廷内出了乱子!

大明出兵西域,皇帝御驾亲征,明军与四国联军爆发了千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包括参战的漠北三部和准噶尔部,双方先后投入的总兵力高达八十多万。

双方动用的军队,无论是数量、武器、火力都达到了当时世界的顶峰,代表着军事史上的最高水平!

后世研究世界军事史的专家不得不承认,在十七世纪中期的皇明天武朝,伊犁战役,一举奠定了大明很少中亚、雄霸天下的强势地位!

六月下旬,盛夏中的南京城。

前线的战况是令人欣慰的,京师百姓还在热议前段时间《皇明时报》刊发的一连串捷报。

其中包括了《皇帝陛下亲率大军轻松击溃十数万俄哈联军》、《汉王殿下绝地反击扫平准噶尔汗国》.

总体看来,大明已经取得了西域大战的胜利。

就连一向对战争持悲观态度的一些人,也是精神大振,对天武皇帝和前线将士大加赞许。

朝廷上下,一片“吾皇英明”的山呼声,满朝文武似乎不得不承认,天武帝圣心独裁力排众议,毅然向多国宣战的举动,有着秦始皇统一六国一样的雄才大略。

举国上下一片欢腾,如同这夏天的热度一样。

然而,就在昨天,河南巡抚和山东巡抚的两道奏本,彻底摧毁了朝廷里的欢腾。

黄河决堤了!

天武二十年六月十九日,河南境内的黄河水势再次猛涨,洪水肆虐,激流翻卷,惊涛拍岸,兰阳铜瓦厢无工堤段溃决,到二十日河部决堤!

铜瓦厢决口后,肆意的黄河水折向东北,至长垣分而为三,一由赵王河东注,一经东明之北,一经东明县之南,三河至张秋穿过了大运河,流入了山东境内的大清河。

据两位封疆大吏的奏报,这次黄河决堤,不同以往,共波及河南、山东、北直隶等地十州四十余县,总计灾民七百万人。

河南境内的封丘、兰仪、祥符、陈留、杞县一片汪洋,远近村落的高树与房屋只露出树梢和屋脊

村野庶民火急,眼看赤日炎炎禾苗枯焦,百姓纷纷邀集本乡公直老人到县城衙门请命,要官府尽快修渠引水。

地方官署忙作一团,眼看洪水泛滥,有的连衙门都被冲没了,更何况钱粮人手,只得飞报京师。

朝野惶惶,户部和工部大臣们火急火燎,各署聚议,纷纷上书,平定水患,统筹水利,连议了十几年的黄河改道之事也借机翻出来了。

此时,皇帝亲征在外,没有了朱慈烺的盘筹划,一应上书都潮水般涌到了监国太子朱和陛的龙案上。

这个消息,让年轻的皇太子更是着急。

眼下朝廷对外征战,加上北军和西军都督府的人马,一共出动了三十多万大军陈兵边境,加之补给线过长,每日所需粮草堪比天文数字。

如今中原出了这档子事,黄河之水冲出了无数的灾民,朝廷急需赈灾安置,又要消耗天量的粮食,否则灾民就要闹事,民变在即,这该如何是好啊!

监国原本就难,猝遇亘古大灾,太子朱和陛第一次惶惶然了,真是天不佑我大明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