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直播app安卓最新版下载

29 6月 2021 admin

……

众人听令,咬了咬牙再次冲上前,对东方白杀戮而去。

“不知好歹的玩意,纯粹找死!”东方白哼声道。

手中飞针撒了出去,身形涌动,一跺脚,飞身而上。

在他向上之时,周身散发密密麻麻的飞针,飞针的密集程度不可想象,就连发丝间也有十根以上,射向四面八方。

大杀招!

“额!”

“啊!”

“嗤!”

“哎呀!”众人一片片倒下。

经过这一轮的攻击,八十人最多剩下二十,没死的也重伤。

飞针上夹杂着混沌之气,凡是被射中之人,混沌之气会随之进入体内。

清纯女孩的香闺芳香十足

只要进入,最终的结果便是死亡。

混沌之气随时随地的破坏经脉,以及蚕食自身的灵气。

即便想调动自身的灵气对战,会得到严重反噬!

东方白飞身而上之后并没有停顿,手中出现一把剑,一把锋利无比的剑,让人森然。

“剑破红尘!”

“啊!”

“呀!”

“剑屠苍生!”

“轰隆隆!”

“嗤!”

“额!”

两招过后,瞬间安静了,只不过现场有点惨烈。

残肢断臂,鲜血淋漓,随处可见。

百十人只剩下三人,包括穆长青!

而那两位也不好过,也是三位破天之境其中的两位。

嘴角流出淡淡鲜血,脸色涨红,站在原地摇摇晃晃,犹如风烛残年,站立不稳。

“本少有帝宵在,随时可以越级杀人。”东方白龇牙一笑,指了指穆长青身边的两人,“别装了,们两人被我第二招击中,且兵器断裂,已然没有了活路。”

话音刚落,两人直直倒了下去。

“穆长青,带着这些垃圾只是为了送人头吗?”东方白又再次耻笑。

“东方白,好强!”

“废话!本少当然强!”东方白说话真不害臊,哪有半点谦虚之意。

“莫要以为本少独自一人,就可以借机杀之,凭收下这点人还差的远。”

“东方白,可敢与我公平竞争?”穆长青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思维跳跃的有点快。

“竞争什么?”

“当然是舞梦瑶!”

“她已是本少的了,为什么要与竞争?是煞笔吧?”东方白骂人的本事丝毫没有减退。

“……”

“呵呵!今日来杀我,见属下部死了,又说什么公平竞争,真是可笑。”东方白手持帝宵,一步步走上前。

“舞梦瑶本来是我的,她是我们穆家的媳妇,现在被夺走,我报复有错吗?”穆长青胆怯道。

“没错!本少从来没说过有错!”东方白依旧慢慢上前,“可是杀我不成被反杀,也怪不得任何人。敢杀人,便要做好被杀的准备,如今我活着,那么就等于会死,也在情理之中。”

“老子不服!”

“服不服,明年的今天也是的祭日。”东方白来到跟前,剑光一闪而逝。

穆长青脖子上出现一道血痕,鲜血顺势流了下来。想说话,却再也说不出口。

噗通一声倒在地上,死了!

对于要杀自己的人,东方白向来不会留情。

再则之前已经给过穆长青机会,也警告过他,此次是第二次!

对方要将自己置于死地,还需要讲什么?

讲什么也改变不了要杀自己的事实!

既然要对自身动手,那么不必心慈手软,该杀的杀,该斩的斩!

圣域本就是弱肉强食,谁强谁就是王道,谁强谁就能活下去。

如果败得一方是自己,穆长青也不会半点留情,必然要了自己性命。

东方白杀人之后,神色没有半点波澜,好似宰了一群鸡鸭一般,没什么了不起。

等东方白再次回到宅子门前,准备用帝宵神剑强势破开。

却在此时,一个人在里面走了出来。

一个人?没错!就是一个人!

头发花白,面目红润,气度非凡。一对眼眸十分犀利,对视一眼让人不寒而栗。

走起路来不紧不慢,若仔细观察,他的双脚根本没有沾到地面,乃虚空行走。

每一步走的那么自然,如此潇洒,很快来到了门前。

“小友前来此处所为何事?”老者笑眯眯问道。

他为何会住在里面?不应该啊!里面根本不可能住下人,脏兮兮的,破旧不堪。

更何况一个高手,甚至他就是那位天帝之境!

随之东方白将混沌之气聚集眼眸之上,运气定睛看去,顿时明了。

随之轻轻施了一礼,恭敬有加,“小子听闻此地乃天帝之境故居,所以前来拜访一下。”

“呵呵,这里千年没人了,来拜访谁?”老者呵呵一笑反问道。

“前辈不是在里面吗?”

“应变能力还算马马虎虎,进来吧!”老者袖子一挥,身前一层看不见的光环消失了。

东方白双眼现在汇聚混沌之气,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收起长剑,走了进去。

进入其中,眼前的景象变了,哪有什么杂草,哪有什么凌乱不堪,怎么不能住人了。

里面干净优雅,收拾的井井有条,有花有草,有竹子……

之所以和外面看到的不同,乃因为外面布置了一个迷阵,让眼睛出现了错觉。

进入院中,老者坐在一张石桌前,桌上有一壶茶,冒着腾腾热气。老者拿起茶壶,给身前的两个茶杯倒上。

茶水半杯多,正好适中!

酒满敬人,茶满欺人,茶永远不会倒满。

“小友,愣着干什么,过来坐。”老者指了指对面的石凳子,和蔼可亲道。

东方白没有犹豫走过去,衣袍一撩,坐了下来。

“尝尝味道如何?”

东方白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好茶!口齿留香,回味无穷,胸膛萦绕着一股清香之气,久久不散。”

“呵呵!”老者也端起自己的茶杯,缓缓喝了起来。

两人一时间没有说话,十分沉得住气,茶杯喝完,重新续杯,没有一句过多言语。

就这么坐着,一坐就差不多半个时辰。

“小友,的棋艺如何?”老者忍不住开口道。

“还算凑活吧,不太擅长,也能下上两盘。”东方白微微一笑,气度潇洒,说话不紧不慢,滴水不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