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直播app怎么下载

20 6月 2021 admin

() 皇城的正南门是大明门,从大明门往北的中轴线是承天门和午门,午门就是紫禁城的正门。

从大明门到承天门(**)的宽阔街道两侧,分布着大明最核心的衙门,有六部、都察院、翰林院、宗人府、五军都督府、锦衣卫、通政司等等。

大明的重要京官大多在这片区域办公,内阁则是在紫禁城中的文渊阁办公,和皇帝的文华殿只有几十米远。

承天门上,一个京营游击将军和往常一样例行巡视,他随意的扫了一眼周围,暗暗点头,准备去值班房中吃着打包回来的德庄火锅提提神。

忽然间,他听到隐隐约约有大军行进时的铁甲碰撞声传来,这名将军眉头一皱,心中好奇,承天门重地,怎么会有军队调动呢?即便神机营和勇卫营调动也只能走其他三门,不可能走大明门和承天门啊。

这名游击将军在城楼上伸头看向两侧,当他看向右侧时,整个人刹那间呆住了。

皇城驻地中,勇卫营上万甲士披甲执锐,迈着整齐的步伐从太液池边穿过,将承天门一线的皇城围了起来。

黄得功黑着脸策马而出,扬着马鞭对承天门守军喝道:“快给老子开门!”

“骠骑将军!您这是要干嘛?”这名游击将军惊恐道,脸色已经变得煞白。

黄得高声道:“老子去都察院拿人,别他娘的废话了,速速开门,十息之内若是不开门,老子就用红夷大炮亲自轰开!”

游击将军见城楼下的阵势,不敢硬扛,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开门!”

黄得功一马当先,直直冲进城门,大量的勇卫营军士手持火枪迈着小跑紧随其后,进入了承天门。

芊子微凉的魅力

在勇卫营大军部进入承天门后,这名将官与早被吓趴在地上的守城太监相视了一眼,均是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恐惧。

从承天门到午门前的宽阔地带列满了密密麻麻的士兵,他们身披甲胄,面无表情,人人心中皆是愤怒。

承天门附近的都察院官署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大量甲士手持黑洞洞的火枪对着官署大门。

官署前的护卫早就吓得跑进了都察院大院中,院中的御史和一些小吏们更是被吓得躲在屋舍中。

黄得功亲自领兵冲进了都察院大院中,将一口沉重的棺材放在都察院大院中,并洪声道:“姓唐的!给老子躺进来!”

都察院后衙之中,一处宽阔的厅中坐满了用着午餐的御史们,此时他们喧闹腾腾,谈论着今日朝会之上的胜利。

几名御史慷慨激昂的卖弄着口才,连饭都堵不上他的嘴。

唐世济被众人围在中间,成为了此桌的核心,此次弹劾皇太子,他作为老大冲杀在最前阵,言辞犀利令人震撼,虽然最终被降职,但在御史们的地位仍然高大无比。

一个年仅三十岁,皮肤白净的圆脸御史惋惜道:“唐大人正直无私,直言无讳,维护朝廷纲纪,竟遭到皇太子谋杀,又被降职处分,真是不公啊!”

一众御史纷纷点头,表现出悲愤欲绝之色,仿佛被追杀和受到处分的是自己。

唐世济放下碗筷,压了压手,在一些御史钦佩的目光中,他先喝了口茶,这才道:“舍身取义,乃是我等御史的荣耀!吾辈饱读圣贤书,绝不能轻易屈服低头!”

他话音刚落,茶杯还未放下,只听前院中传来一阵混乱之声,又有一道暴喝声传来:“姓唐的!给老子躺进来!”

“躺进来?躺哪去?”唐世济好奇,不知是哪个不知好歹的粗人敢在都察院闹事!

“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什么人都敢跑都察院放肆了!”

唐世济也没心情吃饭了,领着一众御史来到了前院,然而他们刚出前院的拱门时,眼睛都直了!

只见都察院前院已被大量手持火铳的士兵包围,他们气势汹汹,人人脸色阴沉,像是来寻仇的,大院中间还放着一口棺材…….

唐世济一脸傲然的沉声道:“你们真是好胆!敢兵围都察院重地,是要造反吗!”

黄得功指着唐世济,冷声道:“捕风捉影,构陷皇太子,污蔑忠义之军,如此奸臣,老子今日就要宰了你!”

一番话说出来,让所有御史都脸色大变,跑都察院杀御史?这不是要造反吗?这黄得功好嚣张啊!

唐世济嘴角微微抽搐,道:“黄得功,本官虽然被降职,但手续还未办理,现在仍是七卿之一,你敢杀我就是造反!陛下会诛你九族的!”

“你也不用办手续了,老子来替你办!”黄得功大步上前抓着唐世济的衣领,将他拖了过来,然后一脚踢开棺盖,将他直接按了进去。

几个勇卫营的士兵抬着棺材盖啪的一声盖了上去,吓得唐世济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将军,这姓唐的怎么处置?需要拉到忠魂祠让他给牺牲

的兄弟们磕头吗?”一个勇卫营的千总问。

“磕个头就能完事了?”黄得功怒目道:“直接埋了!就埋这!”

在都察院大院中现场活埋左都御史,都察院的御史们被吓得纷纷后退,惊恐万分,这黄得功完是疯了呀!

看着这些御史一个个怂的要死,黄得功怒喝了一声,让人把在大殿上附议唐世济的人部抓了过来。

黄得功看着一个个瘫在地上的御史,冷笑一声道:“你们不是挺能说的吗?来!继续给老子讲讲勇卫营怎么谋逆的?”

眼看着装着唐世济的棺材要下坑了,这些御史哪里还有平日里义正言辞的形象,一个个吓得直接跪了,有两个甚至直接吓晕了。

黄得功拿着马鞭对着这群御史狠狠的抽了起来,同时骂道:“平时都连只鸡都不敢杀的怂货!只会捕风捉影的参这个参那个的!国朝养你们有什么用?给老子杀了!”

孙应元连忙拦住了他,低声道:“差不多就得了。”

周围的六部官署之中,各大小官员皆是议论纷纷,他们先是惊恐,然后是痛斥黄得功等武将的跋扈,居然敢兵入承天门,包围都察院,这简直是对朝廷的严重挑衅。

兵部尚书杨嗣昌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他刚上任兵部就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就在刚刚,他派去找黄得功商量的兵部官员被赶了回来。

对于黄得功的不理睬,杨嗣昌毫无办法,勇卫营的凶悍他早有耳闻,不敢轻举妄动,一时间真不知如何是好。

礼部尚书姜逢元来到了都察院,亲自面见黄得功,他皱眉道:“殿下和勇卫营有所委屈大家都知道,也没有相信唐世济这无耻之徒之言,将军如此行事,岂是人臣所为?这不是陷殿下于不义吗?”

黄得功对皇太子的这位老师颇为敬重,又见他说话有些道理,对他还算礼貌,只是说什么也不肯放了唐世济。

这位礼部尚书又说了自己为政数十年的经验,讲了一通大道理,唠唠叨叨说了半天想要感化黄得功。

孙应元见状忍不住道:“姜大人,这唐世济肯定是放不了了,其他御史好说,我将他们捆了押往午门,让陛下定夺可好?”

“放不了了?被弄死了?”

姜逢元见说不动二人,也没有多问,只好叹息一声回到了礼部。

这烂摊子,还是让陛下自己处理吧,谁让他自己不先给个说法,现在好了,让人亲自上门讨说法了。